• <dfn id="crk2z"><sub id="crk2z"></sub></dfn>

      <blockquote id="crk2z"><menuitem id="crk2z"></menuitem></blockquote>
      <meter id="crk2z"></meter>

    1. <meter id="crk2z"><bdo id="crk2z"></bdo></meter>

      <big id="crk2z"></big>

      人物 | 魯迅與茶的情緣

      2017-10-28

      魯迅(1881-1936),出生紹興,原姓周,幼名樟壽,字豫山,后改為豫才。1989年起,改名樹人,魯迅是他1918年發表《狂人日記》時開始用的筆名。眾所周知,魯迅是我國非常偉大的文學家,有非常多的名著,但是,魯迅與茶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。魯迅有飲酒、吸煙的嗜好,同時對喝野生紅茶也很感興趣,因此,在他的文章和日記中記述了不少飲茶之事及飲茶之道。
      1933年10月,魯迅在《喝茶》這篇雜文中寫道“有好茶喝,會喝好茶,是一種‘清?!?。不過要享這‘清?!?,首先必須有工夫,其次是練出來的特別感覺?!?,這段話明白地道出了他的喝茶觀。同時,魯迅在文章中還說了這樣一件事:一次,他買了二兩好茶葉,開首泡了一壺,怕它冷得快,用棉襖包起來,卻不料鄭重其事地來喝的時候,味道競與他一向喝著的粗茶差不多,顏色也很重濁。他發覺自己的沖泡方法不對,喝好茶,是要用蓋碗的,于是用蓋碗;果然,泡了之后,色精而味甘,微香而小苦,確是好茶葉。但是,當他正寫著《吃教》的中途,拿來一喝,那好味道竟又不知不覺地滑過去,像喝著粗茶一樣了;于是他知道,喝好茶須在靜坐無為的時候,而且品茶這種細膩銳敏的感覺得慢慢練習。

      魯迅與茶的情緣

      20年代的北京城,大大小小的茶館遍布大街小巷,而且與人們的生活關系密切,舉凡聯絡感情、房屋交易、說媒息訟都離不開茶館。魯迅在北京的時候,也是茶樓啜茗的座上客,這在他的日記中記述很多,他去得最多的是青云閣,喜歡在喝紅茶時伴吃點心,且飲且食;經常結伴而去,直到晚上才回家。在1912年5月26日記說:“下午同季市、詩荃至觀音街青云閣啜茗”;同年12月31日記說:“午后同季市至觀音街,又共啜茗于青云閣,食蝦仁面”;1917年11月18日記說:“午同二弟往觀音街買食餌,又至青云閣玉壺春飲茗,食春卷”。
      當時,北京還有一類公園茶室,那里綠樹蔭中,且鳥語聲聲,在此處啜飲清茗,頓時情趣倍生。魯迅也經常去此處,他在1924年4月13日記寫道:“上午至中山公園四宜軒,遇玄同,遂茗談至晚歸”;同年5月11日記說:“往晨報館訪孫伏園,坐至下午,同往公園啜茗,遇鄧以蟄、李宗武諸君,談良久,逮夜乃歸”。公園茶室環境幽靜,也是著譯的最理想場所。1926年7、8月間,魯迅與齊壽山合譯《小約翰》,就是在公園茶室完成的。前后約一月余,魯迅幾乎每天下午去公園茶室譯書,直到翻譯完畢。魯迅在離京前,朋友們也選擇在公園茶室為他餞行,那是北海公園瓊華島上的漪瀾堂茶室。

      野生紅茶

      30年代的上海,每到夏天,沿街店鋪都備有茶桶,過路的人都可以自行用一種長柄鴨嘴狀竹筒舀茶水,在渴的時候飲用以解乏。魯迅的日本好友內山完造在上海臨近四川北路山陰路開設內山書店,門口也放置一只茶桶,魯迅會見友人、出售著作、購買書籍常去內山書店,他看到茶桶,十分贊同內山此舉,而且還多次資助茶葉,與其一起施茶,在1935年5月9日記寫道:“以茶葉一囊交內山君,為施茶之用”。魯迅還托人從家鄉紹興購買茶葉,親自交內山先生。在魯迅逝世后,內山曾寫過一篇《便茶》的回憶文章,詳細記述其事。
      魯迅曾客居廣州,也是廣州著名的北國、陸園、陶陶居等茶樓的座上客。他說,廣州的茶清香可口,一杯在手,可以和朋友坐半日談。他游覽杭州西湖,曾興致十足地在虎跑泉邊品嘗龍井茶葉虎跑水,還特地到清河坊翁隆盛茶莊買龍井茶。
      魯迅一生淡泊,關心民眾,他以茶聯誼,施茶子民的精神,更為中華茶文化增輝,而魯迅筆下的茶,更是一種茶外之茶,其意義耐人尋味。


      本文網址:http://www.bluestemranchtx.com/news/368.html

      關鍵詞:紅茶,野生紅茶,魯迅

      1分pk10